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梓潼旅游资讯 > 印象梓潼 > 信息详情

特稿:红色梓潼考察记(组图)

发布机构:文广新旅局 点击数:203 次 发布日期:2016-10-18

    公元前285年秦昭王置县,因“东依梓林,西枕潼水”而得名。这里,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孕育了丰富多元的秦文化、汉文化、三国文化、唐文化。这里,红色文化独具魅力,不仅是中国两弹城旧址,更是红四方面军长征初期建立的红色苏区。

    离开绵阳市游仙区东宣乡飞龙山,我马不停蹄地赶赴梓潼,继续探寻红军在梓潼的足迹。

    长卿山红军战壕被埋没

    在全国革命遗址普查中,梓潼共有8处革命遗址被登记并上报。其中,红军战斗遗址长卿山,80年后仍保存有三条红军战壕,共有四五里之长。

    红军战斗遗址长卿山,位于梓潼县城西南面,距县城0.5公里处,与县城仅有一江之隔。

    参观完中国两弹城后,我穿过坑道,找到了上梓长卿山最近的便道。听说我去探看红军战壕,一位在路边种地的妇女一脸疑惑地问道:“我地地道道梓潼人,咋不知道山上有红军战壕呢?”。这位中年妇女告诉我,她经常陪亲朋好友去长卿山玩,看到山林中有不少沟壑,但从不知这就是红军打仗时的战壕掩体。

    峰烟荡尽,红军战壕多埋没。在长卿山半山腰,我看到一些年轻人在散步、游玩。“知道红军在这儿打过仗吗?战壕在哪儿?”经询问发现,约八成年轻人表示:“不知道”、“没听说过!”。一些年轻人还建议,这儿既然有红军战斗遗址,就应该增设一标识标牌,以供后人瞻仰。

    随后,我在当地七旬村民张大爷的向导下,翻坡越坎,最终发现三条红军战壕。其分布大致如下:沿司马石室—线,主要构筑北南两端;司马石室庙后柏树坪一线,绕过南北山嘴;再就是柏树坪之上,山脊之下一线,从北至南,构筑战壕掩体。三道战壕,共有四五里路之长,至今虽已历八十年,经风雨剥蚀,仍历历在目,清晰可鉴。

    据张大爷讲,当地年长的人,大多晓得红军曾在山上打过仗,也晓得这是红军打仗后留下的战壕。过去,当地人不管植树造林,还是耕地复垦,都没轻易动过它。

    长卿山,位于梓潼县城西郊0.5公里,沿江西岸展布,与县城隔江相望。西麓山塆为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两弹城旧址;东面山腰有司马相如读书石室,传为西汉司马相如读书处,始建年代无考。山体不高面积也不很大的长卿山,却极有名气而有神韵。

    红军骑兵血战长卿山

    长卿山不仅景色秀美,古迹朗朗,而且在军事上极为重要,为县城之屏障,在中国现代革命史上,也留下了红军奇兵血战长卿山的红色记忆,红军当年鏖战长卿山的战壕,留存至今,赫然在目。

    1935年3月29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突破国民党嘉陵江防线后,麾师西进, 四军、九军、三十军主力之一部,向梓潼挺进,从4月初起,进入梓潼县境。进入县境的红军,先占领了百顷坝(许州)、三合坝(自强)、大新场(乱石沟)、仁和场等乡镇及战略要地,进而扩展至黎雅庙、老观庙(观义)和扼据县城周围之制高点,形成对县城的军事包围和封锁。

    红军兵分六路进军梓潼时,驻防梓潼的国民党川军二十八军军长,四川“剿匪”第一路军总指挥邓锡侯,惊魂不安,潜逃绵阳,又恐红军占据梓潼后,锋芒指向绵阳,危及成都老巢,殃及自身安危,急派所部第六旅旅长黄鳌率部星夜兼程奔返梓潼布防。黄鳌部以两个团的兵力,部署在梓潼县城及与县城隔江相峙的长卿山,城西周家大院子摆一个营,与长卿山守敌形成钳制火力。

    长卿山是县城西南唯一屏障,占领长卿山,县城已处于枪炮射程之内,也即等于占领了县城。红军于4月18日攻占长卿山后,即在长卿山上构筑战壕,以防敌军反攻。共筑三道防线,沿司马石室—线,主要构筑北南两端;司马石室庙后柏树坪一线,绕过南北山嘴;再就是柏树坪之上,山脊之下一线,从北至南,构筑战壕掩体。

    在红军奇兵4月18日血战攻下长卿山的当天,红四方面军红四军十二师于当天就顺利地占领了梓潼县城。次日即4月19日,红军以“西路军政治部”的名义, 向全军各部队和各地区印发了战斗捷报。

    红军攻占梓潼城后,梓潼已与剑阁等县一起连片,成为川陕苏区的一个组成部分。红军领导机关的首长,继续调集部队,扼守紧邻绵阳沿线的石牛铺、卧龙山、黎雅庙等地,以防止绵阳与成都之川军反朴和袭击,为红四方面军胜利地进军江油、北川,继续西进开辟道路。而红军进军梓潼,血战长卿山的战壕,却留存至今,作为历史的见证和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教材。

    许州红军桥今犹村

    许州,位于梓潼县城北19公里,处潼江上游,是梓潼除县城外第二大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梓潼、江油、剑阁三县(市)交汇之地。

    来到许州,我在老街碳市巷发现,这里居然还有许州文史馆。抵达许州,突然倾盆暴雨来袭,我在碳市巷躲雨时,碰巧遇到了许州文史馆一位姓胡的老同志。他说,尽管馆长米清林不在,但可以设法找对门许州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工作人员拿到文史馆钥匙。

    许州文史馆是许州镇上保留下来的唯一一处全木结构的古建筑,拥有上百年历史。进入馆内,第一感觉这个建筑有点像阆中的考棚,里面还有两个小天井,面积最大的一间房子就是文史馆。老胡说,解放后到改革开放初期,这儿遗址是许州区公所、乡政府的办公地点,用作文史馆展览室的这间屋子就是当年区公所、乡政府开干部会的会议室。

    许州文史馆看起来很简陋,但是,经老胡一介绍,我还是对许州古镇的悠久历史和红色历史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

    许州原称“浒地”,源于夏商周。南北朝时,北阴平郡守李文智趁梁朝内乱,在蜀中自立为王,并在百顷坝置州(即今许州得名)。两宋时期,仍以百顷(因潼江冲积有良田万亩百顷故名)名置乡、镇、隶属阴平县。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后,因建于百顷坝东缘近潼江边之旧城被洪水冲毁,当地绅商沈、戴、熊、童等八姓集资,于百顷坝西北重新建场,取复而兴旺之意,改名复兴场。民国时期,亦名复兴。

    1935年4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九军、四军、三十军主力各一部进入梓潼辖境,在百顷坝置川陕省百顷坝县苏维埃政府,下辖区、乡、村苏维埃政府,领导贫苦农民打土豪,分浮财,闹革命。红军离境北上长征后,国民党政权仍置复兴区,乡政府,隶属梓潼县辖,直到解放。新中国建立后,仍置梓潼县复兴区、乡。1958年人民公社化时,仍置复兴人民公社。1984年改名许州乡,1992年撤区并镇,改名许州镇至今未变更。

八十年前的梓潼,纵有较好的自然条件,人民勤劳勇敢有着传统美德,但在军阀官僚和封建土豪劣绅以及兵匪残酷蹂躏之下,完全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当时,四川军阀割据,大搞防区制,大小军阀在其防区内,各自为政,不断扩充自己实力,他们巧取豪夺,横征暴敛,大刮民脂民膏。梓潼是军阀田颂尧防区,他勾结地方统治者,借口防共剿匪,滥征田赋,滥征捐税,征集田粮随意加码,额外又加什么马料粮、麸子粮,还在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就预征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的田粮。税捐多如牛毛,有什么壮丁捐、冬防捐、门牌捐、红灯捐、治安税,印花税,人头税……等等,名目多达三十余种,他们的苛捐杂税,象绞索一样套在劳苦大众的颈上,使人难以活命。同时,地方上的地主恶霸、土豪劣绅,与军阀官僚一起,更是变本加厉地采用高压地租等各种手段,残酷地剥削压榨劳动人民群众,这样,弄得贫苦的劳动大众,家破人亡,倾家荡产,时刻盼望着脱离苦海获得解放。

    1935年(民国二十四年)4月上旬(农历3月上旬)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的先头部队,从剑阁县的武连境内出发,到达梓潼县的演武铺,向下经上亭铺再到达梓潼县的七曲山大庙,在大庙设立红军指挥部和卫生所。在上亭铺就分兵从右侧下山,越过潼江胜利占领了百顷坝(今许州)场。

    红军占领梓潼县百顷坝场后,广泛深入地向群众宣传马列主义和红军的政治主张,放手发动群众,在百顷坝建立了县级苏维埃政权,并在赵家碥、谢家祠、雍家碥、莲花寺、唐家桥建立5个区苏维埃政权,在境内演武铺、倒石桥(今双板)、陈家河(今仙峰)、大信陈(今小垭)建立乡苏维埃政权,在百顷坝吴家班竹林、白山垭、何家坪、茅店子、百顷坝中街、下街河坝街、罗家庙子、牟家坝、观音堂、鲤鱼沟、圣俸庙、姜家梁、周家槽、栏杆坝等地建立村苏维埃政权,领导群众开展打土豪、分浮财的斗争。

    红军所到之处,深受广大劳苦大众的欢迎与拥护,人们自觉地参军参战,积极参加游击队、童子团、宣传队等群众组织,从事各项革命活动,在梓潼播下了革命火种。百顷坝青年裴凯等人,就在此时参加红军,解放后加衔为共和国将军,曾任河南省军区政委、司令员等职务。

    红四方面军三十军进入百顷坝场后,红军宣传队錾字队在场镇石拱桥复兴桥两侧石栏杆之华板上,錾刻:“劳苦青年参加苏维埃政权,反对国民党屠杀反帝群众和革命”、“工人要加入自己的赤色工会,欢迎民团兄弟携枪投城,活捉田领尧。”为内容的标语两幅。红军走后,国民党反动派强令铲毁,百顷人民巧妙地用石灰、泥巴将其覆盖,以掩反动派耳目。

    解放后,人民群众将石灰、泥巴铲掉,并用朱漆刷新,当地人民皆呼此桥为“红军桥”。每当人们走过此桥,看见朱红标语,无不怀念红军。“文化大革命”时期,桥栏剥蚀严重,残缺不齐。1985年6月,梓潼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由许州乡政府和县文管所共同出资修复。2014年,许州镇又再次对红军桥栏杆进行了修缮,并按照原样恢复錾刻了红军石刻标语。

    马迎红四军指挥部旧址

    马迎乡位于梓潼县城之东24公里,古称马迎寺,民国时期设乡、今仍设马迎乡。马迎历史上隶属剑州,古为剑南重要卫所,常屯驻军队防守。民国初改剑州为剑阁县后,马迎仍属之。1954年12月,从剑阁县划属梓潼县管辖。

    从梓潼县城出发,经过45分钟的车程,我在黄昏时分来到了马迎乡场镇。今天的马迎乡,石板路、木板门、茅草屋早已变成水泥路、卷帘门、砖瓦房。街道不长,住户多为农户。街上因为没有流动人口,显得十分冷落。漫步街头,我发现这里只有两家小超市,一家农具门市,两家小餐馆。因为没有旅馆,当晚我值得借宿在一个农户家。还好,这家农户姓李,与我同姓,为此,主人专门腾出一间最好的房间让我住宿。

    马迎寺是马迎乡的标志性建筑,庙宇大殿后面就是马迎革命烈士陵园。据马迎寺主持介绍,这里正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第四军指挥部旧址。

    1935年(民国二十四年)4月(农历三月初),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第四军进入马迎境内,组织宣传群众,建立苏维埃,打土豪,分浮财,进行土地革命。马迎乡苏维埃政府,设在孟兰田(号玉生)院子内,李发忠任主席,张近成任副主席,李尧忠任游击队长,张焕生、杨国玉任代表。红军为了发动群众,建立革命秩序,组织了石工队,在马迎境内的山崖、石碑、石壁上雕刻革命标语。

    在马迎街头之马迎寺的功德碑上,红军镌刻有多条革命标语。其内容为:

    “苏维埃区域是反帝国主义的根据地。苏维埃要严厉镇压反对穷人翻身,破坏穷人利益的反革命分子。”

    “苏维埃给工农穷人以自由。苏维埃反对拉夫抽丁。”落款为“红军政治部,甲乙”

    1935年4月下旬,红军开始撤离梓潼,经江油、北川等地到川西北高原迎接中央红军,开始北上抗日。红军离开后,国民党反动派清乡团进行猛烈的反扑。他们挥舞屠刀,在马迎寺场镇杀害一名红军战士,又在马迎寺范家坝杀害一名红军战士,还把马迎乡苏维埃政府主席李发忠、副主席张近成杀害。同时被先后杀害的,还有李廷向、李廷南、黄维凡、朱朝凤、涂金玉等游击队员。

    怀着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无比仇恨,红军和马迎人民并没有被吓倒。他们把烈士的遗体运拢来,掩埋好烈士们的遗体,并在马迎寺街中(原小学校内)建立了红军墓,供人们凭吊怀念。

来源:中红网—中国红色旅游网

作者:李崎

 

操作控制

文字大小:

背景颜色:

        
主办:中共梓潼县委、梓潼县人民政府   承办:中共梓潼县委梓潼县人民政府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网站维护电话:0816-8212238
蜀ICP备12001441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51070302110201号   技术支持:四川创博云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8.0 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您是第 49551337 位访问者
Copyright © 2007-2015 zito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